圈内动态

POSTTIME:2018-07-07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我早年家庭环境只是小康,父亲喜欢画画,给我很大的影响,可是我19岁就去了南洋谋生,开始只是个小店员,生活环境逼人,根本很难有安稳的环境学画。我每每看到自己欣赏的艺术作品,都会很向往。后来在法国杂志上看到了郎静山的摄影作品,感到原来摄影也可以如此富有画意的,我开始对摄影着迷。画画需要安稳的环境,而摄影却比较灵活,眼睛所见到的,就可以拍摄下来,这比较适合我当时的生活状态。」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1946年6月12日摄于河内的「全家福」

如果说郎静山「集锦摄影」开启了陈复礼的思想闸门,那么真正给陈复礼进行摄影启蒙的是陈芳渠。陈复礼回忆「两位恩师」时曾这样说:

「对我的摄影有直接影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陈芳渠,他是我的启蒙老师。初学摄影时,我在越南北部,当地会摄影的人很少,我求学若渴却拜师无门,得知在西贡堤岸有一位有名的摄影家,就趁到南方做生意的机会去西贡拜访他,后来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陈芳渠为人正直,厚道,这也是成为好友的原因之一。另一位是郎静山。当年我在艺术和技巧上非常崇拜他,我打听到他的地址,就把自己的摄影作品寄去求教,他竟然对我这个无名小子真诚响应,还给我寄来了摄影的书籍。」

有了大师的提点,半路出家的陈复礼起点甚高。但师父领进门,修行还是需要靠他个人的热情与日积月累的摸索。纵观陈复礼早期的作品,现实生活对他的创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一批黑白写实作品奠定了其大师根基。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陈复礼和他的摄影启蒙老师陈芳渠在柬埔寨吴哥合影(1947)

1950年代,陈复礼在越南、柬埔寨、泰国、老挝、香港拍摄了不少撼动人心的作品,如《战争与和平》、《战地余生》、《舂米》、《湄公河畔》等;1960年代,香港的日常生活在他的镜头里焕发出一种祥静、向上的尘世之美,如《石板街》、《香港仔渔港》、《渔家乐》等。这些作品充分展现出陈复礼对底层生活的关注,对人生的关爱,展现出一个「流浪者」的感同身受。难得的是,这些写实作品「融入了审美创造,既注重人物真情实感、环境氛围的把握,又注重光线、影调和画面结构的处理,因此形成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陈复礼自己对这批作品也极为看重。他在《陈复礼摄影自选集自序》中曾说,「所谓『自选』无非敝帚自珍,选择标准只凭个人偏爱,此中大体可分作两个方面:其一是回忆在拍摄过程中有某种较深的感触,而该作又自认为颇能表达那时心境者;其二是从表达形式着眼,譬如:在构图、色调、线条、色块分配等多方面所作的尝试,结果有一些居然获得朋友们的认可,随亦沾沾自喜者。」显然,他五、六十年代的纪实作品偏向于第一类。

「造意」大师

如果说早年的一批写实作品让陈复礼打入世界沙龙摄影圈,奠定了他在摄影界的声誉,那么真正让他被大众熟知的,还是他的风光摄影,以及后来他对「影画合璧」艺术形式的尝试与探索,让古老的中国画意与现代摄影找到契合点。他创造出上百幅「影画合璧」作品,成为独树一帜的「造意」大师。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1964年创办香港《摄影画报》,陈复礼担任董事会主席,这是创开号封面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陈复礼邀请刘海粟、吴作人、吴冠中、李可染、李苦禅、黄胄、黄永玉、范曾、韩美林、邵宇、黄苗子、何海霞、程十发、古元、郁风、启功、关山月、赵少昂、华君武、宋文治、饶宗颐、张仃等数十位艺术家、文化名家合作,在他的摄影作品上补画、题句,完成二次创作,形成独特的摄影艺术+传统国画的「造意」作品,可谓是前无古人的创作尝试。

有如当代艺术中的拼贴,现在看来,当年陈复礼的艺术行为,颇具先锋意识。他的这种意识从何而来?首先与他对现代摄影的思考有关,也与他对中国画的喜爱与研究有关,更与当时的时代氛围与风气,及他个人的际遇有着密切联系。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黑猫》(湖南湘西,1981)

在陈复礼看来,中国画,是世界上最具「写意」、「写心」特质的绘画艺术之一,传统中国画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文人气」。他最初学摄影就有追求绘画的作用在里面,后来他的风光摄影也可见对「画韵」的追求;不少作品的题字、落印,成为作品画韵的组成部分,也得益于对中国绘画艺术的理解。

「画意摄影」很注重在绘画中吸取养分,努力摆脱摄影艺术容易囿于客观的限制。「影画合璧」是一种独特形式,有创新的因素,也有借比摄影发展得更加成熟的绘画之长为摄影「点睛」的作用。当然,摄影始终要走发挥自身特性的道路。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家家扶得醉人归(江苏周庄,1996)

陈复礼表示,「如果说我有所参照、有所继承,我想就是在于我在拍摄自然存在的风光时,很注意意韵的表现和自我感受的表达。我拍摄风光,往往出自心之本源,我对风光摄影最热情的时期,正是重返阔别多年的祖国,有条件去游历祖国的山水,那时在深受感动之下而激起创作的热情。

我也用风光作品来抒发自己的情怀,借大好春光寄托我对中国时代改革的祝愿。我还有一种创作动机,就是希望用中国风格的艺术形式去表现这些使我感动的风光,表达我的感情。」

「画风」之变

拍风光大片,陈复礼做到了「我手写我心」,他的创作注重的不是表面的风景,而是借风景抒发内心,表现自我。

他说,「我后半生的摄影作品,较多表现『自我』的成分。我的『自我表现』不抽象,我看不懂一些新潮而抽象的『自我表现』作品,但自以为一直就没有和『表现自我』疏离过,它是我的感情伙伴。」

陈一年非常喜欢陈复礼五、六十年代拍的那批黑白照片,在他看来,陈复礼的摄影画风经历过几次转变。从最早学习郞静山的「集锦摄影」,到五、六十年代将社会写实与沙龙美学结合形成自身风格,再到向风光转向,以风光书写中国画意,到80年代初开始超越沙龙摄影美学,不受唯美风格限制,用镜头表现对祖国、人民的感情,与中国文化产生深远的联系,内涵丰富了,文学性也十分突显。

摄影大师陈复礼:让世界摄影界读懂中华传统文化!

在贵州梵净山拍摄期间

上一篇:三论宗研究所学术座谈会在栖霞山分院召开 下一篇:业界动态:低成本彩打王者 爱普生L6198内置墨仓式一体机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