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动态

POSTTIME:2019-03-16

深圳摄影:聚焦人文现场

深圳摄影:聚焦人文现场

▲钟国华作品 《西藏的孩子》

  ▲何煌友作品 《春雷》

  ▲何煌友作品 《春雷》

深圳摄影家作为一个群体,多年来在国内一直扮演着探路者和垂范者的双重角色。

深圳的摄影频频在国家和国际级展览中亮相,以至于业界有人说:“中国摄影看广东,广东摄影看深圳”。

自1980年成立经济特区,深圳摄影从无到有,用影像力量传递着对城市与时代的深刻思考。从最早倡导“群众普及”的何煌友,到培育一批优秀摄影记者的江式高;从周顺斌象征特区建设的《升》到余海波震撼全世界的《油画第一村——深圳大芬村》;从诞生于深圳的“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简称“华赛”)最早打开国际化视界,到“吾城吾乡”摄影年展不断推动本土摄影成长,深圳摄影家作为一个群体,多年来在国内一直扮演着探路者和垂范者的双重角色。

经过30年发展,深圳摄影正进入个人影像、当代摄影、纪实摄影、沙龙摄影并存的多元化时代。有数字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市共成立大小摄影社团60多个,会员超过1万人。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深圳人对摄影的热情增长,摄影创作不断升温,摄影展赛一个接一个。在题材上,风光摄影、新闻摄影、专题摄影、人物摄影、静物摄影、广告摄影百花齐放;在表现手法上,纪实摄影、创意摄影、针孔影像、观念摄影、实验摄影、数字影像各出其招。在这种活跃的氛围中,深圳正迈入多元化的影像时代,并以此为历史留下视觉笔记。

从沙龙到纪实的变迁

深圳摄影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是全国摄影人瞩目之地。很长一段时期,深圳摄影师的作品题材除了新闻摄影外主要以风光、人物和广告为主,普遍具有追求纯粹光影效果的唯美倾向,纪实题材并未成为主流。

“说到深圳摄影,就必须提到深圳摄影学会,它是深圳的第一个文艺团体。”谈起深圳摄影的历史脉络,市职业摄影协会会长余海波向记者介绍,从1980年代开始,深圳摄影学会每年都举行‘全国十杰摄影比赛’,在全国影响很大,同时他们致力于培养新一代摄影师,对带动深圳沙龙摄影的蓬勃发展功不可没。

但2000年前后,随着一批注重人文精神的摄影师逐渐扎根深圳,人们对影像的认识渐渐发生了变化——那时,摄影作品的人文含量不断增加,摄影师们从光影效果中慢慢走出来,真实、客观地对待镜头前的社会生活。杨延康的深圳系列,张新民的打工系列,肖全的“我们这一代”,陈远忠、张真刚、贾玉川、王凡、赵青、左力、杨俊坡等一代人都开始关注镜头下的“人”。

2005年5月,深圳职业摄影协会应运而生,短短6年间,已经建立了总策展人制度,组织了“吾城吾乡”七人展、“距离—深圳五人展”等具有主题性、高规格、学术性的摄影展,创办了“中国职业摄影家网站”,与海内外摄影人、理论家建立起广泛联系,成为不断推动深圳摄影发展的先锋力量。

在这样背景下诞生的“吾城吾乡”摄影年展,经过6年发展,已经成为观察深圳本土摄影的一个重要渠道。“通过年复一年的作品征集、展评、收藏、整理,积累城市的影像文献。坚持下去,‘吾城吾乡’摄影年展将会成为与深圳这座城市共同成长的动态影像记录和视觉档案,具有艺术和历史双重价值。”在余海波看来,此前深圳一直没有形成一个固定的、具有学术性、关注和奖掖本土摄影的展评活动,“吾城吾乡”摄影年展填补了这项空白。

多次开业界风气之先

在最近30年的中国摄影史上,深圳摄影界曾多次开风气之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最早是《现代摄影》。1984年,这本杂志在深圳创刊,之后逐步以先锋的姿态影响了至少两代中国摄影人。“当时摄影杂志只有中国摄影家协会办的《大众摄影》、《中国摄影》等两三种,《现代摄影》这一份民间的、按照自己想法做的杂志,和官方不太一样。也因此受到了全国很多摄影爱好者的关注,成为了中国摄影史一个里程碑式的杂志。”先锋纪实摄影的代表人物张新民告诉记者,《现代摄影》意义重大,在于它发掘、介绍了一批日后为国际所重视的中国摄影师,也系统、深入地介绍了国际摄影界的动态和国外摄影大师的作品和文献;它所倡导的客观、人性、“不能让历史空白”的纪实摄影观念如今已深入人心,它所培养或说受它感召的大批摄影师此时正为各种各样的大众传媒效力,为时代打造传世的影像。

2005年诞生于深圳的“华赛”——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则成为中国新闻摄影界一个里程碑式创举,第一次打破了西方世界对国际新闻摄影赛事的垄断,在中国乃至东方搭建了世界新闻摄影交流合作的新平台。深圳作为前两届“华赛”的承办方,为这一新品牌的诞生和初创期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深圳摄影人发起的“中国新闻摄影打假行动”,也是近30年来中国摄影界一个标志性事件。2007年,《深圳特区报》记者齐洁爽、前《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许林、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盛希贵博士以网络为平台,联合会发布了《中国新闻摄影2007打假行动联名倡议书》。这场持续一年多的打假行动,在业内产生了很大影响,对重建新闻摄影的公信力有着积极意义,并直接导致了“华赛”比赛规则的修订,以及“维护新闻摄影真实性研讨会”的最终召开。

标志性作品不断涌现

在蔚蓝的天空下,矗立着一位顶天立地的建筑工人,他仰起头振臂一挥,两旁的高楼仿佛在他的指挥下拔地而起……这张由深圳摄影家周顺斌拍摄的《升》是深圳夺得的第一枚全国摄影大赛金牌作品,当时是1984年。从那以后深圳的摄影发展便开始走上快车道,频频在国家和国际级展览中亮相,以至于业界有人说:“中国摄影看广东,广东摄影看深圳”。

如果说,前二十年的深圳摄影是以一个集体形象示人,那么随着2000年摄影大厦的拆迁,“个体”的力量便很快被世人所瞩目。像孙成毅的《聆听大地》、钟国华的《西藏的孩子》、余海波的《中国大芬油画村》等均成为此阶段中国摄影界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作品,摄影家本人也成为业界同仁的楷模。

《蛇口消息报》视觉总监张新民,是先锋纪实摄影的代表人物,他的《包围城市》一书被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与考古博物馆永久收藏;从深圳出发的肖全以拍文化精英出名,他的摄影集《我们这一代》曾影响了很多人;两获德国“亨利·南恩”摄影奖的杨延康,以苦行僧般的专题摄影赢得业内尊重;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威望的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已经两次青睐来自深圳的摄影人,继2006年余海波拍摄的《油画第一村——深圳大芬村》获艺术娱乐类组照二等奖之后,2009年,赵青再次凭借作品《北川的幸存者》夺得一般类新闻单幅银奖。

上一篇:带着7D Mark II上路,佳能摄影大篷车,下一站,上海! 下一篇:奥林巴斯携手中日摄影大师参展2012平遥国际摄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