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动态

POSTTIME:2019-05-31

行业动态: 知名医院院长落马 江苏的扬子江、恒瑞、恩华药业哪家

  最近花朵财经(F-Finance)经常写到医药腐败,不是我们絮叨,实在是药企太狂野。

  这回故事的主角,是刚刚落马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连庆泉。这位连院长是专业大牛,而且是医学界极为稀缺的“麻醉大师”。但故事的配角身份未明,但花朵财经从收集到的蛛丝马迹,已把嫌疑锁定在三家上市药企中:恒瑞医药恩华药业

谁是真凶?抑或都是真凶?答案有待无所不能的监察委来揭晓。

谁“麻醉”了院长?

  连庆泉被查的消息刚坐实,微信公众号医药代表就带来一串路边社消息:江苏某着名国内药企销售经理在高铁站被带走、制药百强温州办事处被端、某外企人员也受牵连。

  无图无真相,花朵财经上几组路边社消息的图片。

  “跟麻醉科有关、又是江苏企业,还是知名上市公司,都这么明显了,业内都知道是哪个公司吧。”有吃瓜群众摆出一副尽知天下事的样子。

  虽然都是业内传闻,但像花朵财经这样爱八卦的人士开始搜罗蛛丝马迹。如同这位朋友所言,能都对上号的企业只有那么几家,至于哪家最像,花朵财经也只能等官宣。

  麻醉是手术中至关重要的部分,麻醉的好坏直接关系着手术的成败。总体来看,扬子江、恒瑞医药、恩华药业都是麻醉领域的头部企业,并同时符合江苏、着名药企的标签。

  医药经济报去年12月报道,扬子江的地佐辛是2018年销售最好的麻醉药,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上市后成为唯一一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厂家。有了这两个报备,扬子江有望短期继续霸占“麻醉一哥”的位置。

  花朵财经把“扬子江+连庆泉”做关键词,没搜出二者有直接关联。把关键词替换成“恒瑞医药+连庆泉”,就会发现还是有些交集。

  首先,恒瑞医药在近几年浙江省疼痛学学术年会\/浙江省临床麻醉质控年会中承担了一个小时的“恒瑞医药学术会”,连庆泉都有参加并发表演讲。在其他的麻醉科学术会议上,恒瑞也多有参与“学术支持”,如连续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麻醉学与复苏进展学术年会、全国小儿麻醉学术年会等业界重要会议,几乎都有恒瑞的卫星会。而这些会议上,都有连庆泉的身影。

  在此,请允许花朵财经插一句,药企+学术会议+医学大牛,这三者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是学术关系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学术场、更是一个名利场。

  药企需要在学术会议中冠名、邀请业内大牛撑场面,一则提高知名度、二则顺带推介产品、三则好吃好喝好住地招待各家医院手握采购权的专家、主任们。

  这是利益链条的根基所在:手握采购权的确实不是医生本人,钱也不是从医生账户打出去,但是,要用哪种药,专业地位越高的医生,越是有发言权!

  反过来,专家们从形形色色的专业会议进程中,刷了脸、涨了声望值、享受医药代表无所不至的奉承和完美的招待,乃至如本文主角这样,可能与药企谈一些重要的条件或直接实现利益交换。

  好,上述是专家+药企的猫腻之一,当然,也不能一杠子打翻所有人,也多的是不屑于与药企搞利益交换的医生,但是同时也存在许多像连庆泉这种把持不住的。

  下面接着说连庆泉和恒瑞们的过往。

  2017年,连庆泉带的研究生还用恒瑞医药的阵痛、止吐药物盐酸氯胺酮注射液做小剂量氯胺酮用于小儿术后自控镇痛的临床探究,前几年也有一些类似的文章发表。

  公开资料显示,连庆泉与恩华药业的交集,又是通过另一家协会。浙江省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在2016年办了一场叫做第一届浙江省麻醉医师摄影大赛的活动,恩华药业是协办单位,连庆泉则是大赛组委会的副会长。协办单位嘛,本来就不明觉厉了,看看组委会的大牌和参赛的医生,这对于每个药企来说个个都是种子选手吧。

  医生们,尤其是外科医生、麻醉医生这样的群体,是典型的高学历族群,生活情趣方面也不能弱于别人。所以药企就组织了诸如“摄影比赛”之类的活动,来渗入衣食父母的方方面面。

  千万不要误会,上面这句“衣食父母”是患者,虽然理论上应该是。但实际上,你问一万个医药代表,一万个都会告诉你,真正的衣食父母,绝对是连庆泉这样的院长、专家、主任们。

  当然,上述这三件事情放在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连庆泉是浙江省内唯一的麻醉专业系主任、麻醉医学重点学科带头人,后面还跟着麻醉专业的很多头衔。麻醉大师跟行业头部企业联系紧密,麻醉大师采用行业头部企业的产品发表论文等,倒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单独来看的话,至多说一句往来密切不够爱惜羽毛。

但既然如此密切,那麻醉大师落马后,很多圈内人把矛头指向HR也不足为奇。

  再重复一遍,目前为止,究竟是谁“麻醉”了大师,花朵财经也不知道,真真假假只有企业和大师自知,没有官宣之前,他们应该都如坐针毡吧。还有那没有说透的外企,究竟是阿斯利康还是费森尤斯卡比,也只能静候官宣了。

  两家药企的行贿往事

  既然有些业内人士说是HR开头的药企,那花朵财经就来说说几年前的事情。

恒瑞医药在国内医药界一直以专注创新的形象示人,也是国内首家注射液通过美国FDA认证的企业,研发实力超群。再加上孙老板为人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恒瑞医药给大多数人的印象是“高冷”。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恒瑞医药也难破行业潜规则。2012年8月,网上一份署名为“恒瑞医药前医药代表”的文件出现在网络上,主要披露了恒瑞医药在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西区肿瘤医院等医院开展业务过程中,涉嫌向医生支付高额医药回扣。恒瑞医药当时直接说指控“子虚乌有”,是竞争对手所谓,已经向对方发律师函。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也有10多起恒瑞医药行贿的案件,对象对象上至医院院长副院长,下至部门主任,最早的出现在2008年。

  虽然明面上看恩华药业跟连庆泉没太多交集,但在商业贿赂上也没有免俗。

  下图为内蒙古自治区将恩华子公司恩华和润因商业贿赂踢出市场的相关文件。

  更有意思的是,早在2014年,也是在内蒙古,就发生过恩华药业销售代表行贿,导致7名医生因收受回扣被判刑的事。

旧事花朵财经就不再详细引述,值(引)得(人)注(发)意(笑)的是,当时恩华药业的董秘段保州曾经回应媒体称:王某为恩华药业子公司外聘的销售代表,行贿事件和公司没有关系。

还需要多说什么吗?看来,孙子兵法的第三十七计“临时工背锅计”,真的是万用灵丹。

  子公司聘用的医药代表,卖出去的药品要不要入子公司的账?子公司赚来的钱和母公司没有关系,这是哪门子的神逻辑。

  本文提到的这些医药行贿案,都是网上的公开资料,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到。

而令人悲哀的是,旧事常常不是往事的终结,而是新的轮回的开始。一个专家级的麻醉医生,无论放在哪家医院都是绝对的宝贝,他们本可以造福众生,却因为金钱和贪欲陷入囹圄。世上最令人悲哀的事,恐怕莫过于此。

上一篇: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委员考察团来南京大学调研 下一篇:艺术家纷纷选择用手机创作 华为P30 Pro缘何受青睐?